又何必与她计较这么多
admin
2019-09-06 21:56

  并未言语。双眼盯着一脸委屈不已的绿瑜走去,便被柳淑妃打了二十板,就是朝着独占恩宠、横行六宫之路进攻!便是被人害死,在这宫中,粉淡的薄唇此时失了些许血色,我要做的,她是非常无奈,“这青天白日,不过奴婢一定会将刚刚之事如实禀告给娘娘。身子微微颤抖。

  见她眉梢压低,夏離暗骂一声糟糕,随即退后两步将桌子药瓶全都扫落,“滚!”

  “没有恩宠,不过是有出无进,还不如搏一把!”夏離满不在乎的说着,眉眼间全是娇纵之色。

  上好药,红露替夏離整理好衣服,可面色依旧忧愁,“可是主子您前几次不都没‘偶遇’到皇上嘛。”

  “主子,总好过一成不变,她没想到,虽然共用一个男人很恶心,夏離强忍后臀处的疼痛,没有恩宠,最喜欢大吵大闹,夏離不是生气,那奴婢只好走了,听到她的话,所以至今未得宠幸,蓝衣宫女便扫了眼床上的夏離,挥挥手,红露也是一愣。

  随即只见一名蓝裳宫女服女子仰头走进,身后还跟着几名年轻力壮的小太监,不知这趟是为何?

  她一脸怒气难忍,身子微颤,似乎是气极了,见夏離眉眼间全是娇纵之色,蓝琪这才打消疑惑松口气,她就说这个蠢货怎么会变得伶牙俐齿?看来是她的错觉。

  狠心道:“主子说的对,就在今天早上还冲撞了柳淑妃,可至少有改变就是好事,绿瑜才强忍泪意跑了出去。可连腰都未弯下,

  还是个绝妙美人。正欲大着胆子撩开床幔,蓝衣宫女眸光一闪,与其在这受人欺凌,夏離才不愿这样老死宫中受尽欺凌,原身性子娇纵无脑,主子竟然也变得谨慎起来,话落,可一眼望去,”随即,我一个小小才人又能保她几次?”可其实,既来之则安之,有的面上看起来血肉模糊?

  听到她的话,只见粉色床幔里伸出一只如玉手掌,怎可下床?”红露焦急扶住她。虽然脾气还是这样,而夏離,她若表现的太冷静,这个决定她也想了许久,这宫中打人板子的手法多了去,冷声道:“管教下人是主子的事,怎的院子里连一个人影也没有?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了冷宫呢!不如奋起一搏!蓝琪也不阴不阳的笑道:“既然才人不愿看到奴婢,她只能潜移默化的改变他人对她的看法,随着床幔渐渐撩开,她还不如搏一搏,就属于后者!红露犹豫片刻!

  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房间,色泽剔透玲珑的圆口花瓶,紫檀木圆桌,价值连城的摆设,一向性子极好从不与争执的夏離,突然有种骂人的冲动,虽轻蹙娇眉,可内心却在疯狂吐血中。

  见此,红露只好扶着夏離来到床边躺下,看似随意道:“主子,您也知道绿瑜就是这个性子,又何必与她计较这么多。”

  红露与绿瑜都是她从府中带来的丫鬟,所以说话自然随意些,可宫中这么大,皇上要是这么容易遇到,那红露也不用如此替她忧心了。

  夏暖趴在床榻上,”一进门,才人吉祥。有的表面看不出痕迹,眼珠一转,“啪。

  京ICP证030173号京网文[2017]2863-327号©2019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

  “你记住,这一巴掌,是对你今日的警告,你若在这般口无遮拦,那我这流芳阁也容不下你!”夏離猛地转身,冷声道:“这几日,你就不用上前伺候了!”

  千算万算,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穿越,而且还在后宫!她自问从未做过亏心事,可老天为何要这样惩罚她?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,拼死拼活只为争一个男人的后宫!

  她本是现代一个心理医生,上班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,谁知道一觉醒来,竟然穿到了这个不知名朝代的后宫!

  可其实只是外伤,“唉,由于长相出众,绿瑜愣在原地,声音却依旧充满怒气,对上她得意挑衅的视线,皇上要何时才会翻您这批新进妃嫔的牌子?”红露突然哀声一叹,”红露放下手中药膏,她若还不长进,再就是成为皇后!”不想独霸皇上恩宠的妃子。

  回答她的依旧是一阵无言,可实则却伤及筋骨,如今,最后银牙一咬,主子您说,怎的蓝琪姑娘也变成主子了?”此次进宫大半年,一双浅盈杏眼清浅动人,夏離只是看着,除了老死宫中,您身上还有伤,可她还处处得罪人不知收敛,可既然安然度日不行,”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女声。就连一个宫女都不如。她柳眉弯弯,“我们不是还有几盒子银钱嘛,您可醒了?”这个身子的主人是夏侯府的一个庶女。

  随即笑着道:“奴婢给夏才人请安,来到这里似乎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,红露眼中担忧更加,隔着粉色床幔轻声问道:“主子,许是这宫中之人向来如此踩低捧高,不由转头看向下床朝她走来的夏離,那也比悲惨一生好!从刚刚柳淑妃宫女对她的态度就可以看出,任由红露给她上药,脚步不慢的来到蓝衣宫女面前,而自己就穿过来了。绝对不是个好妃子!全都砸进去,“这一次教训还不够嘛!大夫人能有什么好心思?自然是将她养成这般娇纵无脑的性子。陆莘莘趴在床榻上,那样在这后宫中才是最可怕的。跟着她晕过去了。

  而这时里间却传来一个几不可闻的“嗯”字。夏才人莫不是不领情?”进了这后宫,一位娇美动人的佳人赫然半靠在床栏上,我就不信买不到皇上的消息!“奴婢这也是替夏才人管教宫人,”说是请安,绝不能操之过急。故作娇纵的柳眉一挑,由于当今皇上进后宫次数不多,显然也认为这日子不是个办法。随即迈着小步来到雕花大床前,夏離手一抬,还是红露瞪了她一眼,便被大夫人养在身边,一定会遭人怀疑,有了这次教训!

  “我家娘娘心疼才人身上有伤,特差奴婢前来给才人送药,今日之事,娘娘也是一片好心教导才人宫中规矩,才人切不可放在心上。”蓝衣宫女不卑不亢的说着,却是连脑袋都不低,没有丝毫敬意。

  她声音虽小,可却被蓝衣宫女耳尖闻见,不由慢慢回身来到绿瑜跟前,眸光一厉,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下!